吐蕃时代的藏族体育活动

日期:2015-12-2 10:28

  藏族是一个酷爱运动和娱乐的民族,早在吐蕃时代(公元7——9世纪)就风行赛马、射箭等体育活动。吐蕃的著名赞普松攒干布就是一位运动健将,他喜欢在骑马飞速奔驰中刺杀野马、野牦牛,乐此不疲。史书中说他曾一刀砍下野牦牛的头颅,这种“驰刺”的游戏,给人的刺激、紧张远在西班牙斗牛戏之上。

  赤松德赞时期,桑耶寺建成后,举行了盛大的庆典活动,并有各种表演。有名俄帕拉者表演了骑骆驼的绝技,他能在七匹飞奔的骆驼上不断更换骑乘。有些人表演马术,在奔驰的马背上舞剑弄枪;有的人表演叠罗汉;而最令人惊奇的是江噶波的杂技表演,他将十三根檀香木顶起来奔跑。据《巴协》记载,这些热闹的场面都被绘在桑耶寺的壁画中。现存的桑耶寺壁画,虽是后代所绘,但大都保留了古代的风格和内容。

  举重,即抱石头比赛,画面中由四人参加,一人正准备从地上抱起石头,一人将石头抱至腹前,一人将石头抱至胸前,一人已把石头扛在肩上,眉开眼笑,旁边有两位裁判。壁画生动地再现了抱石头的各种动作。这种独具特色的举重运动,一直到公元十九世纪仍很盛行。

  摔跤,桑耶寺壁画中有十二人参赛,分成两队比赛,一方穿红色短裤,另一方穿白色短裤。两人为一组,其中一组已赛出结果,一人被仰面摔倒在地上,并被另一人(胜者)用手按住;有的刚刚开始交手,互相正在做拉抓动作,而有的正在紧张地拼搏。

  赛马,吐蕃的军队大都是骑兵,再加上吐蕃许多地方的人过着游牧生活,使吐蕃人精于马术,赛马成为最为普及的体育活动。桑耶寺壁画中有赛马图,共绘有十九匹骏马,骑手身着长袍,足穿长靴,手中挥舞马鞭,十九匹骏马奔腾向前,给人以紧张激烈之感。

  赛跑,即田径运动,画面中共有十四人参加分别穿红、白、绿三色短裤,人人争先恐后,奋勇向前。这种运动在解放前的藏区还在举行,不过规则不是很严。另外正如《巴协》所说,壁画中也绘有杂技表演,有爬杆、高空倒立、高空展翅、覆卧钢刀等,人物形象逼真,十分精彩。

  吐蕃的体育活动中最使人感兴趣的是马球,有的学者认为吐蕃是马球运动的起源地,而且从吐蕃传到唐朝。唐人称马球为“颇罗”,即来自于藏语。据《封氏闻见记》,唐太宗时就有吐蕃人在长安打球,太宗还看过比赛,据载;“太宗常御安福门,谓侍臣曰:‘闻西蕃人好为打球,此亦令习,曾一度观之,昨升仙楼有群胡街里打球,欲令朕见此,胡疑朕爱此,骋为之,以此思量,帝王举动岂宜容易,朕已焚此球以自诫。’”虽然太宗以为帝王不应沉湎于打球之类的玩乐中,但马球到后来在唐朝十分盛行。唐人诗集中多有咏马球比赛的诗歌,而唐章怀太子李贤的墓道西壁上就绘有彩色的马球比赛图,栩栩如生,墓主说不准也是位球迷。入唐的吐蕃使团中,有时里面就有不少马球高手,曾与唐朝官员进行过比赛,如《旧唐书?吐蕃传》载:景龙三年十一月,又遣其大臣。尚赞咄等来迎女,中宗宴之于苑内球场,命驸马都尉杨慎交与吐蕃使打球,中宗率侍臣观之。《封氏闻见记》更详细地记述了这次比赛,说刚开始吐蕃使团大获全胜,后当时身为临淄王的玄宗和驸马杨慎交亲自上场,以四人敌吐蕃十人,“玄宗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吐蕃功不获施。”

  除外,吐蕃人也喜欢下围棋,史言吐蕃的游戏为“围棋陆博”,其中“陆博”又称“六博”,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博戏,可能唐代时传入吐蕃的。

所属类别: 民族习俗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推荐景点
  • 概要: 巴拉格宗神山是香格里拉神灵之山。素有“香格里拉之巅”的誉称。极具视觉和心灵震撼力,是康巴地区的三大神...
  • 概要: “峡中有峡,峡上有峡,纵横交错,峡峡相连”,恢弘中透露着壮美。这是《消失的地平线》中香格里拉的身影。...
  • 概要:
  • 概要: 天地奇观、三宝齐现,这是一座让人向往的佛塔,巍然耸立,傲视大地上的芸芸众生。他是世界上唯一一座明确记...
Copyrights © 2015 【云南文产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格里拉市康珠大道226号 旅游咨询电话:400-6613-399   滇ICP备:15005559号  中企动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