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文之父----吞米·桑布扎

日期:2015-12-2 14:08

  吞米·桑布扎是藏族社会早期伟大的语言文字家、翻译家、佛教传播第一大师和松赞干布的启蒙师,他的名字连同他的不朽的业绩将永载青史并为后人所景仰。

  公元7世纪时期,吞米·桑布扎诞生于雅鲁藏布江上游吞柏沟(今尼木县)吞米家族中。父亲吞米阿鲁,既是苯教一位高僧,又是吐蕃赞普松赞干布的御前大臣。母亲名叫阿孥。

  吞米·桑布扎自小聪明伶俐,智慧超众。十三岁时,被松赞干布召回宫中,第二年又被松赞干布正式封为大臣。当时选派了包括吞米·桑布扎在内的16名聪颖俊秀青年,前往印度学习梵文和天竺文字。

  “吞米等路经尼婆之罗之境阳布(今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附近),拜尼婆罗国王鸯输伐摩王,王为此赐解暑药物等。”但是天竺的热带气候却使长期生活在寒冷高原的16位青年难以适应,其中多数人先后病卒于他乡,只有吞米·桑布扎向一位叫黎敬(又译为李谨、利谨或骊宾)的婆罗门和一位叫作拉热白森格的学者学习梵文和语言。他顺利完成了长达七年学业,敬重佛法,刻苦习修,成绩优异,故被天竺人敬称为“桑布扎”(意为贤良之藏人,“吞米”是其家族名)。

  吞米·桑布扎带着师长们的深情厚意,怀着对梵文的认识和了解,学成回到吐蕃。遵照松赞干布的意愿,他以梵文50个基本字母为楷模,结合藏语言特点,创制了藏文30个基本字母;又从梵文的16个元音中造出4个藏文元音字母。吞米还从梵文34个子音字中,去掉了5个反体字、5个重叠字,又在元音中补充了元音啊字,补充了梵语迦、洽、稼、夏、啥、阿(音译)等6个字,制定出4个母音字及30个子音字的藏文。

  根史料记载,吞米创造藏文后即制藏文颂词献给松赞干布,赞普十分高兴,赞赏之。为了带动臣民学习藏文,赞普拜他为师。在祖母擦(今西藏拉萨市达孜县向东十多公里处,为松赞干布藏族王后的宫殿)潜心学习藏文和其它文化,不与外界接触,闭门专学。松赞干布十分尊崇吞米,有些大臣则认为不该如此敬重,吞米言道:“在雪域之地我是首位宿学。”于是众怒平息,上下皆学习藏文,智慧之莲盛开。吐蕃地方出现了噶尔·东赞、噶尔·钦陵及大臣年·墀桑央敦等政治家、军事家和精通建设这才。而后,为能正确地使用藏文的拼音方法、规则以及虚字枣“格”,吞米·桑布扎又根据古印度的声明论著,加上自己所创藏文的特点和方法编出了《文法根本三十颂》,使藏民族第一次有了本民族的文字。随着用藏文记载的著作和翻译作品不断地应运而生,藏族历史从此进入到一个文明的崭新阶段。

  吞米·桑布扎不仅在藏语言、文法上颇有创造研究,独树一帜,他同时还是一位翻译家。同时他亲自带领松赞干布的弟子在帕邦卡修行佛法三年,在法王洞(拉萨玛如堡)内依据西藏当时的人文环境的发展状,撰写有《三十颂论及相转轮》(即《文法根本三十颂》)、《文字变化法则》、《吞米谷风声论》(即《文法性别用法》)等8部语言文法著作外,还翻译了《二十一显密经典》、《宝星陀罗尼经》、《十善经》、《般若十万颂》、《宝云经》、《宝箧经》等20多种佛经。这些译经被收入在《大藏经·甘珠尔》中,而且有天竺、汉地、尼婆罗、克湿弥罗、和阗等各地的佛教经典和各种文化论著被译成藏文,并消化融合,形成著称于世的藏民族文化。

  至今在法王修行洞和帕邦卡寺庙里还能看到许多当时遗留下的文物及巨石上刻有的六字真言,历史记载这是松赞干布和吞米·桑布扎共同学习和修行而遗留的真迹。

  后来,吞米·桑布扎协助松赞干布为完成西藏文化多元、共同繁荣的大业,先后千里迢迢赴尼泊尔、长安(今西安)等地区,迎娶尼泊尔公主和文成公主,从而加快了西藏与周边国家和睦共处的发展步伐。

所属类别: 民族历史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Copyrights © 2015 【云南文产香格里拉市巴拉格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格里拉市康珠大道226号 旅游咨询电话:400-6613-399   滇ICP备:15005559号  中企动力网站建设